蘇州龍傑核心工藝將被淘汰? 最大客戶上法院失信黑榜

中國經濟網編者按:10月30日,蘇州龍傑特種纖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蘇州龍傑”)IPO首發獲得通過。蘇州龍傑擬在上交所公開發行不超過2973.50萬股,保薦機構是國信證券。蘇州龍傑擬募集資金5.00億元,分別用於綠色復合纖維新材料生產項目、高性能特種纖維研發中心項目、補充流動資金。本次是蘇州龍傑第二次闖關IPO,據悉,蘇州龍傑曾在2012年就申報了IPO,在2013年3月撤回申報。

2014年至2018年1至6月,蘇州龍傑營業收入分別為13.31億元、14.43億元、12.07億元、15.24億元、8.08億元,實現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5565.68萬元、1.76億元、6397.76萬元、1.35億元、7583.28萬元。

蘇州龍傑預計2018年1-9月營業收入為12.18億元-13.39億元,同比增長9.52%-20.36%;凈利潤為1.16億元-1.28億元,同比增長16.14%-27.34%。

本次,蘇州龍傑募投項目“補充流動資金”將使用募集資金5000萬元。然而,報告期內,蘇州龍傑進行了多次分紅,累計分紅金額合計2.02億元。

2014年至2018年6月30日,蘇州龍傑貨幣資金金額分別為5822.29萬元、9233.96萬元、6163.74萬元、1.58億元和7293.43萬元,占流動資產的比例分別為18.52%、23.44%、17.43%、30.30%和12.32%。

2015年至2018年6月30日,蘇州龍傑銀行理財產品金額分別為4000萬元、5500萬元、6000萬元、1.3億元。

2015年至2018年6月30日,蘇州龍傑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合計金額分別為5432.00萬元、6009.83萬元、1.45億元、2.26億元。

報告期內,蘇州龍傑應收賬款餘額分別為1558.85萬元、1653.17萬元、1282.92萬元、663.13萬元、632.46萬元,應收賬款餘額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1.17%、1.15%、1.06%、0.44%、0.78%。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78.58次、89.82次、82.23次、156.59次、124.76次。蘇州龍傑應收票據均為銀行承兌匯票,金額分別為3869.46萬元、4817.23萬元、1.39億元和2.21億元。

2014年至2018年6月,蘇州龍傑存貨分別為1.10億元、1.74億元、1.55億元、1.43億元、1.46億元,占流動資產的比例分別為35.10%、44.14%、43.71%、27.49%、24.59%,存貨周轉率分別為10.32次/年、8.07次/年、6.36次/年、8.43次/年、4.58次/年。蘇州龍傑庫存商品金額較大,分別為7679.25萬元、1.22億元、1.24億元、1.06億元和9571.94萬元。

2014年至2018年1-6月,蘇州龍傑的綜合毛利率分別為10.90%、20.49%、12.92%、16.56%和17.08%,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10.95%、20.51%、12.66%、16.50%和17.04%。

2015年至2018年1-6月,同行業可比公司的聚酯纖維長絲產品毛利率均值為15.98%、18.38%、20.30%、20.61%。蘇州龍傑2015年的主營業務毛利率高於同行業均值,2016年、2017年和2018年1-6月的主營業務毛利率低於同行業均值。

2016年,蘇州龍傑仿麂皮纖維系列產品銷售價格大跌23.70%。2015年至2018年1-6月,仿麂皮纖維系列產品銷售價格分別為1.38萬元/噸、1.05萬元/噸、1.26萬元/噸、1.33萬元/噸。

2014年至2018年6月,蘇州龍傑負債總額分別為3.04億元、2.32億元、1.91億元、2.01億元和1.75億元。蘇州龍傑資產負債率分別為41.00%、29.24%、26.61%、24.07%和19.79%,資產負債率下降且低於同行業均值,具備較強的償債能力,2015年至2018年6月30日,同行業公司資產負債率均值分別為51.45%、47.16%、46.67%、43.49%。

蘇州龍傑已取得房屋產權證明的8處房屋建築物被抵押,擁有的土地使用權3宗,均已抵押。

報告期內,蘇州龍傑關聯方王建芳及其控制的張家港市盛吉貨運有限公司向蘇州龍傑提供貨物運輸服務。交易金額分別為131.09萬元、70.99萬元、182.57萬元、106.14萬元和34.10萬元,分別占當期運輸費用的比例為19.06%、10.95%、30.04%、19.20%和12.94%。

蘇州龍傑還存在通過關聯方進行借款資金受托支付的情形,銀行將借款資金發放到公司賬戶後,公司在銀行監管下將借款資金劃轉至龍傑投資賬戶,龍傑投資收到款項後較短時間內將借款資金重新劃回至公司賬戶。

蘇州龍傑的控制權也頗有故事。龍傑投資股東中持股比例最高的自然人股東為楊小芹,有15.13%,而她在蘇州龍傑還有直接持股,比例為4.48%,直接與間接合計持股比例可達14.93%,為持股比例最高的自然人股東。不過,當時披露的蘇州龍傑實際控制人卻是席文傑——也就是楊小芹的前夫。

在最新的招股說明書中,蘇州龍傑的實控人變為“席文傑及其女兒席靚”。此外,席文傑還和11名股東簽訂了《一致行動協議》,最終,席文傑、席靚合計控制了蘇州龍傑85.38%股份的表決權。而在公司里有持股數這麼高的前妻股東,會不會對控制權產生影響呢?

據鳳凰網報道,寧波宏灣家紡制品有限公司是蘇州龍傑最大客戶,同時也是第二大應收票據客戶。寧波宏灣實際上包括三個公司,分別為寧波宏灣家紡制品有限公司、寧波北緯紡織品有限公司、寧波緯一長毛絨有限公司。

天眼查資料顯示,寧波北緯紡織品有限公司被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為失信公司,並分別判決支付執行款719.41萬元及利息,承擔執行費63370.55元、支付借款人民幣800萬元及利息、墊款本金美元277.28萬元及利息。此外,根據全國法院被執行人信息查詢,慈溪市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寧波北緯紡織品有限公司6800萬元資產。

北緯長毛絨公司董事長餘萬軍也曾在北緯紡織品擔任董事長,而北緯紡織品公司又是最高法公佈的老賴。餘萬軍與龍傑股份董事長席文傑同為中國毛紡織行業協會會員,先後擔任第二、第三屆人造毛皮專業委員會常務副主任。

蘇州龍傑募投項目介紹顯示,此次募集近5億元資金中,有3.97億元將用於“綠色復合纖維新材料生產項目”,該項目將新增5萬噸/年聚酯纖維長絲的產能,主要為PTT纖維及復合纖維等。

從蘇州龍傑進入PTT纖維領域的時長以及技術儲備來看,蘇州龍傑並不具備明顯優勢。招股書顯示,該公司擁有63項專利、4項商標,但這些專利大多數與之前的重點產品系列相關,與PTT纖維系列相關的專利僅3項。

蘇州龍傑的纖維產品銷售均價,遠遠超過了其他同行業上市公司。對此招股書作出的解釋是“不同生產工藝生產的產品存在差異”,也即蘇州龍傑所采用的切片紡工藝,能夠技術含量高、功能要求多、結構較為復雜的產品。

但蘇州龍傑的切片紡工藝被同行視為正在被淘汰工藝。蘇州龍傑公佈的同行業代表性公司之一為新鳳鳴,新鳳鳴在其招股書中披露:近年來“采用切片紡工藝的企業開工率與采用熔體直紡工藝的企業開工率出現分化”,且“切片紡工藝能耗較高、生產穩定性不及熔體直紡工藝,熔體直紡工藝逐步取代切片紡工藝”。

另據新鳳鳴招股書披露,“新鳳鳴化纖原系新鳳鳴下屬的一家切片紡生產滌綸長絲的子公司,經營場所位於上述實施范圍內,為了響應政府改善城市環境、優化產業結構、加快經濟轉型升級的發展戰略,新鳳鳴化纖停止了原有的滌綸長絲業務”。在環保檢查日趨嚴格、高能耗行業被限制的環境下,采用切片紡工藝的蘇州龍傑,未來是否將面臨被強制淘汰的風險?

中國經濟網記者向蘇州龍傑證券部發去采訪函,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服飾家紡面料提供商擬上交所上市

蘇州龍傑特種纖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蘇州龍傑”)一直專註於差別化滌綸長絲、PTT纖維等差別化、新型聚酯纖維長絲的研發、生產及銷售。公司的產品由早期的仿真絲、仿棉等差別化品種逐漸發展到以仿麂皮纖維、仿皮草纖維、PTT纖維等為主的差別化、新型聚酯纖維產品,主要應用於仿真動物皮毛、仿麂皮面料、記憶面料等服飾、家紡面料的生產。

2014年至2018年1至6月,蘇州龍傑營業收入分別為13.31億元、14.43億元、12.07億元、15.24億元、8.08億元,實現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5565.68萬元、1.76億元、6397.76萬元、1.35億元、7583.28萬元。

蘇州龍傑預計2018年1-9月營業收入為12.18億元-13.39億元,同比增長9.52%-20.36%;凈利潤為1.16億元-1.28億元,同比增長16.14%-27.34%;歸屬於公司普通股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為1.06億元-1.17億元,同比增長15.83%-28.16%。

2016年,蘇州龍傑員工人數大幅減少。報告期內,蘇州龍傑在冊員工人數分別為1148人、1598人、1214人、1283人、1309人。蘇州龍傑稱,主要系公司於2016年停止租賃長江塑化,分公司停止生產,公司員工人數變化與業務發展趨勢一致。

蘇州龍傑的控股股東為龍傑投資,持有公司69.06%股份。實際控制人為席文傑及其女兒席靚。席文傑為現任公司的董事長、總經理,其直接持有公司4.24%的股份,持有公司控股股東龍傑投資14.33%的股權,並通過一致行動安排控制公司7.84%的股份和龍傑投資26.50%的股權。席靚為現任公司的證券部員工,其直接持有公司4.24%的股份,持有公司控股股東龍傑投資14.33%的股權。截至今年8月24日招股說明書簽署,席文傑、席靚通過持股及一致行動安排合計控制公司85.38%的股份。

席文傑,1966年出生,中國國籍,無境外永久居留權,碩士研究生學歷。1988年至1998年,歷任中港集團工藝員、車間主任、生技科長、總經理助理、副總經理;1999年至2003年,任中港特化廠廠長;2003年6月至2011年5月,任龍傑有限執行董事、總經理;2011年1至今,任龍傑投資執行董事;2011年5月至今,任公司董事長、總經理。

席靚,1989年出生,中國國籍,無境外永久居留權,現為公司證券部員工。

值得註意的是,在蘇州龍傑2017年9月15日報送的招股書中,並未將席靚認定為公司實際控制人。對此,發審委在反饋意見中要求蘇州龍傑披露:(1)僅將席文傑認定為實際控制人的原因及合理性;(2)發行人實際控制人與其原該配偶是否存在股權糾紛,其原配偶與其女兒是否存在一致行動安排;(3)發行人實際控制人是否出現變更情形,若無,請說明其依據;(4)請結合發行人的股權結構說明席文傑對公司的實際控制能力。

手握1.3億元銀行理財產品募資5000萬補充流動資金

蘇州龍傑擬在上交所公開發行不超過2973.50萬股,保薦機構是國信證券。蘇州龍傑擬募集資金5.00億元,其中,綠色復合纖維新材料生產項目將使用募集資金3.96億元、高性能特種纖維研發中心項目將使用募集資金5366.40萬元、補充流動資金將使用募集資金5000萬元。

蘇州龍傑不差錢,報告期內,蘇州龍傑進行了多次分紅,累計分紅金額合計2.02億元。

2014年5月,經2013年度股東大會審議通過,向全體股東分配利潤2332.66萬元。

2015年6月,經2014年度股東大會審議通過,向全體股東分配利潤5197.18萬元。

2016年6月,經2015年度股東大會審議通過,向全體股東分配利潤9991.03萬元。

2017年6月,經2016年度股東大會審議通過,向全體股東分配利潤2676.09萬元。

蘇州龍傑貨幣資金由現金、銀行存款及其他貨幣資金構成,主要為銀行存款。2014年至2018年6月30日,蘇州龍傑貨幣資金金額分別為5822.29萬元、9233.96萬元、6163.74萬元、1.58億元和7293.43萬元,占流動資產的比例分別為18.52%、23.44%、17.43%、30.30%和12.32%。

蘇州龍傑稱,2016年末,公司的貨幣資金較2015年末減少,主要系公司進行了現金分紅;2017年末,公司的貨幣資金增加,主要系公司盈利增長,現金凈流入增加;2018年6月末,公司的貨幣資金減少,主要系公司購買的銀行理財產品金額增加。

2015年至2018年6月30日,蘇州龍傑銀行理財產品金額分別為4000萬元、5500萬元、6000萬元、1.3億元。

與關聯方存在不規范的資金往來

2018年8月10日,證監會公佈了蘇州龍傑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申請文件反饋意見,部分問詢如下:

招股書披露,報告期內發行人存在通過關聯方進行借款資金受托支付的情形。請保薦機構和發行人律師核查並補充披露:(1)發行人存在通過關聯方進行借款資金受托支付的原因及合法合規性,是否因此受到相關部門處罰,是否存在重大違法違規行為;(2)發行人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包括曾經的關聯方)是否要求發行人為其墊支工資、福利、保險、廣告等期間費用,是否存在互相代為承擔成本和其他支出;對於非經營性資金往來,發行人是否存在將資金直接或間接地提供給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3)發行人與關聯方資金往來情形是否符合相關文件規定,是否會對本次發行造成實質性影響,請保薦機構和發行人律師對發行人的獨立性發表明確意見。

申報文件顯示,發行人報告期內接受關聯方王建芳提供的貨運服務,同時與關聯方存在不規范的資金往來。請在招股說明書“同業競爭與關聯交易”部分補充:(1)結合同類交易價格、占同類交易的比例等,說明關聯交易的必要性和價格的公允性,是否存在通過關聯交易輸送利益的情形。經常性關聯交易是否仍將持續發生,是否影響公司利益。(2)發行人與關聯方存在不規范的資金往來的原因,是否存在內部控制缺陷。(3)楊小芹、席靚等人的關聯方是否屬於公司關聯方,是否已完整披露;公司關聯方披露是否全面、完整,是否存在隱性關聯關系和關聯交易。請保薦機構、律師、會計師說明對發行人關聯關系與關聯交易的核查過程、方法和結論,並發表明確意見。

發行人報告期內各期前5大客戶銷售金額分別為23,234.53萬元、17,892.04萬元、20,667.65萬元、4,449.98萬元,占營業收入比例分別為17.57%、12.49%、17.26%、16.03%,主要客戶較為分散且變動較大。請在招股說明書“業務與技術”部分補充:(1)按客戶交易規模及數量,披露公司報告期內客戶及對應收入的情況,報告期新增及減少客戶及對應收入的情況;(2)按具體業務類別、銷售模式等,列示報告期主要客戶銷售變化情況及其資信情況(包括但不限於註冊資本、主要股東、主營業務、市場地位或經營規模等),並結合行業狀況、主要客戶的市場地位以及相關合同條款,詳細分析公司與主要客戶交易的可持續性。(3)主要客戶采購發行人產品的合理性,客戶和供應商是否存在重疊。請保薦機構、會計師說明:(1)對客戶業務真實性的核查過程、方法和結論,明確發表核查意見,包括但不限於客戶核查的方式及范圍、比例,客戶經營情況及是否與采購規模相匹配等;(2)核查過程中是否發現存在異常客戶的情形,如報告期新增、減少和交易金額長期較大等特點的主要客戶是否存在資信不佳或與發行人具有關聯關系,主要客戶之間存在關聯關系等情形。

申報文件顯示,發行人報告期內各期前5大原材料供應商采購金額分別為88,894.38萬元、76,590.38萬元、70,346.64萬元、18,951.53萬元,占當期采購比例分別為88.81%、80.22%、87.76%、90.18%。請在招股說明書“業務與技術”部分補充:(1)按供應商交易規模及數量,披露公司報告期內供應商及對應采購的情況,報告期新增及減少供應商及對應采購支出的情況;(2)披露主要采購的類別及其采購數量、采購總額及單價變化情況,具體采購類別的價格是否與行業指數或同行業公司采購價格存在較大差異及其原因;(3)按具體采購類別等,報告期主要供應商及其變化的原因以及單個供應商采購占比變化的原因;對於具有報告期內新增的、交易金額長期較大等特點的主要供應商,請補充披露其成立時間、銷售規模、發行人采購金額占其總銷售金額的比例、發行人向其采購的價格與原供應商相比是否有變化。(4)發行人如何選定供應商,不同供應商如何定價及主要服務的市場價格情況,發行人采購價格變化是否符合行業趨勢;公司與主要供應商之間交易規模占供應商整體業務的關系,如收入占比、產品種類占比等,主要供應商與發行人之間是否存在業務依賴關系。請保薦機構、會計師說明對主要供應商業務真實性的核查過程、方法和結論,並發表明確意見。

招股書披露,發行人實際控制人席文傑於2014年10月與配偶離婚,目前直接及間接持有發行人約14%股權,雙方之女持股約14%;席文傑近親屬席文亞和席建華均直接或間接持有發行人股份。席文傑又與控股股東龍傑投資之股東中11人簽署一致行動協議,合計控制龍傑投資約41%的股權。請保薦機構和發行人律師說明並補充披露:(1)僅將席文傑認定為實際控制人的原因及合理性;(2)發行人實際控制人與其原該配偶是否存在股權糾紛,其原配偶與其女兒是否存在一致行動安排;(3)發行人實際控制人是否出現變更情形,若無,請說明其依據;(4)請結合發行人的股權結構說明席文傑對公司的實際控制能力。

2018年10月23日,第十七屆發審委2018年第159次會議召開,根據審核結果公告,發審委對蘇州龍傑提出如下問詢:

報告期,發行人經營業績波動較大。請發行人代表說明:(1)收入、利潤、毛利率大幅波動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與同行業可比公司變化趨勢一致;(2)仿麂皮纖維產品收入、利潤、毛利率大幅波動的原因及合理性,仿麂皮纖維下遊市場變化是否會對發行人業績產生重大不利影響;(3)結合主要產品量價及成本變化、上遊PET切片和PTA價格變動、下遊服裝家紡產品的市場需求,以及前次申報撤回原因,分析發行人是否具有穩定的盈利能力。請保薦代表人說明核查依據、過程並發表明確核查意見。

招股說明書披露,發行人堅持切片紡工藝,專註於差別化纖維的研發與生產,在相應細分市場技術領先,居於行業前列。請發行人代表:(1)引用權威統計數據,清晰說明公司的行業地位;(2)說明在差別化纖維領域,發行人是否有可持續的核心競爭力。請保薦代表人說明核查依據、過程並發表明確核查意見。

報告期發行人對前五大供應商的采購占比高、存貨餘額較大。請發行人代表說明:(1)供應商集中度高於同行業可比公司的原因及合理性;(2)發行人與主要原材料供應商的議價能力,以及采購成本的穩定性;(3)供應商集中是否會對發行人未來持續盈利能力構成重大不利影響;(4)原材料餘額持續增長,特別是2018年上半年末大幅增長的原因及合理性;(5)庫存商品金額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滯銷風險,存貨跌價準備計提是否充分。請保薦代表人說明核查依據、過程並發表明確核查意見。

請發行人代表:(1)結合法規內容、業務實質、生產工藝和流程的情況,說明發行人業務及生產各環節是否涉及重污染行業;(2)對比同行業可比公司情況,說明報告期發行人環保相關支出是否與經營規模、產能、排污量相匹配;生產經營是否符合環保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請保薦代表人說明核查依據、過程並發表明確核查意見。

請發行人代表說明:(1)龍傑有限租賃經營集體資產是否已依法履行相關法律程序,租賃雙方權利義務特別是收益分配的約定是否符合規定,該等租賃是否合法合規、是否存在法律糾紛;(2)龍傑有限競買破產資產的資金來源及資金來源是否合法合規;(3)2007年7月中港特化廠改制及資產界定是否合法合規、是否符合租賃合同條款的約定;(4)有權部門出具的相關確認文件是否已涵蓋上述問題。請保薦代表人說明核查依據、過程並發表明確核查意見。

通過關聯方進行借款資金受托支付

報告期內,蘇州龍傑關聯方王建芳及其控制的張家港市盛吉貨運有限公司向蘇州龍傑提供貨物運輸服務。交易金額分別為131.09萬元、70.99萬元、182.57萬元、106.14萬元和34.10萬元,分別占當期運輸費用的比例為19.06%、10.95%、30.04%、19.20%和12.94%。

報告期各期末,蘇州龍傑對王建芳及其控制的張家港市盛吉貨運有限公司的應付賬款餘額分別為7.27萬元、12.37萬元、4.76萬元和9.45萬元。

根據公司與盛吉貨運簽訂的《送貨協議》,雙方的貨運服務將持續至2019年12月31日。到期後,公司將繼續根據運輸價格、服務時效性及服務水平等因素綜合評價選擇運輸服務提供商。

蘇州龍傑還存在通過關聯方進行借款資金受托支付的情形,銀行將借款資金發放到公司賬戶後,公司在銀行監管下將借款資金劃轉至龍傑投資賬戶,龍傑投資收到款項後較短時間內將借款資金重新劃回至公司賬戶。截至2017年6月,公司已將上述借款全部歸還。

蘇州龍傑稱,由於公司向原材料供應商支付的貨款具有小額、多次的特點,在使用貸款支付采購款等日常經營活動款項時,需銀行審批,審批需要一定的審批程序及時間。

為了便捷、安全地使用銀行貸款,公司按規定獲得貸款授信額度後,在使用貸款資金時,公司在銀行監督下將資金從貸款資金賬戶劃轉至龍傑投資,龍傑投資收到後再及時將全部款項轉回公司一般結算賬戶,便於公司小額、多次付款。

蘇州龍傑表示,2016年11月後,公司按照規定使用貸款資金,不再與關聯方進行借款資金受托支付。截至2017年6月23日,公司通過龍傑投資受托支付的貸款均在合同約定的期限內及時、足額歸還了本息,合同已全部履行完畢,未給相關貸款銀行造成任何損失或其他重大不利影響。

2018年上半年末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增至2.26億

2015年至2018年6月30日,蘇州龍傑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合計金額分別為5432.00萬元、6009.83萬元、1.45億元、2.26億元。

2014年至2018年6月30日,蘇州龍傑應收賬款凈額分別為1476.81萬元、1562.54萬元、1192.60萬元、608.67萬元和560.32萬元,占流動資產的比例分別為4.70%、3.97%、3.37%、1.17%和0.95%。

蘇州龍傑應收賬款餘額分別為1558.85萬元、1653.17萬元、1282.92萬元、663.13萬元、632.46萬元,應收賬款餘額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1.17%、1.15%、1.06%、0.44%、0.78%。

蘇州龍傑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78.58次、89.82次、82.23次、156.59次、124.76次。

蘇州龍傑表示,2017年末,公司應收賬款減少,主要系軍品絲銷售收入下降,公司給予該類客戶一定的信用期。公司的應收賬款占營業收入的比例較低,周轉速度快。公司各期末應收賬款餘額與其信用政策基本相符,信用政策執行情況良好。

報告期各期末,蘇州龍傑的應收賬款逾期金額分別為136.03萬元、96.98萬元、132.03萬元、128.98萬元,占應收賬款餘額的比例分別為8.23%、7.56%、19.91%、20.39%。公司表示,2017年末,應收賬款逾期金額及占比相對較大,主要系部分軍品絲客戶逾期。

報告期內,蘇州龍傑應收票據均為銀行承兌匯票,金額分別為3869.46萬元、4817.23萬元、1.39億元和2.21億元。

蘇州龍傑表示,2017年末及2018年6月末,公司應收票據餘額增加,主要系公司銷售產品時,客戶以票據方式結算的產品價格較銀行轉賬高,2017年以來,票據貼現利率上升,客戶根據市場及其自身情況,更多地選擇以票據結算貨款所致。

2015年至2018年1-6月,蘇州龍傑各期應收票據背書轉讓的金額分別為7.73億元、4.03億元、5.14億元和1.96億元,占各期應收票據減少金額的比重分別為86.72%、86.96%、82.43%和57.88%,到期托收的金額分別為1.18億元、6050.62萬元、1.10億元和1.42億元。

存貨周轉率低於行業均值

2014年至2018年6月,蘇州龍傑存貨分別為1.10億元、1.74億元、1.55億元、1.43億元、1.46億元,占流動資產的比例分別為35.10%、44.14%、43.71%、27.49%、24.59%。

2014年至2018年6月,蘇州龍傑庫存商品金額較大,占存貨的比例較高。報告期各期末,蘇州龍傑庫存商品金額分別為7679.25萬元、1.22億元、1.24億元、1.06億元和9571.94萬元,占存貨的比例分別為69.61%、70.38%、79.91%、74.02%和65.74%。根據招股書,主要系公司產品品種較多,為保證及時交貨,會保持一定量的庫存商品。

據招股書,蘇州龍傑公司存貨周轉率分別為10.32次/年、8.07次/年、6.36次/年、8.43次/年、4.58次/年。與同行業公司相比,公司的存貨周轉率與古纖道、海利得、尤夫股份較為接近,但明顯低於行業均值。2015年至2018年1-6月,同行業公司存貨周轉率均值分別為11.03次/年、8.35次/年、9.55次/年、11.50次/年、5.41次/年。

毛利率不穩定連續兩年低於行業均值

2014年至2018年1-6月,蘇州龍傑的綜合毛利率分別為10.90%、20.49%、12.92%、16.56%和17.08%,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10.95%、20.51%、12.66%、16.50%和17.04%。

2015年至2018年1-6月,同行業可比公司的聚酯纖維長絲產品毛利率均值為15.98%、18.38%、20.30%、20.61%。蘇州龍傑2015年的主營業務毛利率高於同行業均值,2016年、2017年和2018年1-6月的主營業務毛利率低於同行業均值。

蘇州龍傑稱,2016年,公司主營業務毛利率下降,主要系仿麂皮面料服飾的流行趨勢消退、下遊面料廠商2015年末的庫存較多及供給增加等綜合因素影響,仿麂皮纖維系列產品產品價格下降,其毛利率下降。

2017年,公司主營業務毛利率上升,主要系公司近年來推出的毛利率較高的仿兔毛、羊毛等高仿/超仿皮草纖維、PTT纖維的市場需求旺盛,其銷售收入及占比上升,以及仿麂皮纖維系列及其他類產品的毛利率回升。

2018年1-6月,公司主營業務毛利率上升,主要系PTT纖維的市場需求旺盛,其銷售收入及占比上升,以及其他類產品的毛利率上升。

2016年仿麂皮纖維系列產品價格大跌23.70%

2015年至2018年1-6月,蘇州龍傑仿麂皮纖維系列銷售收入分別為6.86億元、5.33億元、5.19億元、2.94億元,占銷售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7.91%、44.49%、34.67%、37.05%。

2016年,蘇州龍傑仿麂皮纖維系列產品銷售價格大跌23.70%。2015年至2018年1-6月,仿麂皮纖維系列產品銷售價格分別為1.38萬元/噸、1.05萬元/噸、1.26萬元/噸、1.33萬元/噸。

蘇州龍傑表示,2016年,仿麂皮纖維系列產品銷售價格較2015年下降23.70%,主要原因系仿麂皮面料服飾的流行趨勢自2015年四季度開始消退,下遊面料廠商2015年末的庫存較多,仿麂皮纖維的需求相對減少,以及該產品的市場供應增加。

資產負債率逐年下降

2014年至2018年6月,蘇州龍傑負債總額分別為3.04億元、2.32億元、1.91億元、2.01億元和1.75億元。

其中,短期借款分別為1.80億元、9500.00萬元、6500.00萬元、4500.00萬元和0元,占流動負債比例分別為69.34%、47.78%、38.59%、23.71%和0%。

蘇州龍傑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分別為3723.93萬元、5770.59萬元、3174.96萬元、7628.54萬元和8077.55萬元。

蘇州龍傑表示,2017年末及2018年6月末,公司應付票據金額較大,主要系公司與浙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張家港支行開展票據質押業務合作,以應收票據質押開具應付票據,開具的應付票據增加,應收票據背書相應減少。

報告期各期末,蘇州龍傑資產負債率分別為41.00%、29.24%、26.61%、24.07%和19.79%,資產負債率下降且低於同行業均值,具備較強的償債能力,2015年至2018年6月30日,同行業公司資產負債率均值分別為51.45%、47.16%、46.67%、43.49%。

8處房產和3宗土地使用權被抵押

蘇州龍傑已取得房屋產權證明的8處房屋建築物被抵押,坐落於楊舍鎮張家港省級開發區(振興路19號),總面積為161,628.05平方米。

蘇州龍傑擁有土地使用權3宗,均已抵押,坐落於張家港省級開發區(振興路19號),面積合計為155,207.20平方米,賬面凈值為2148.61萬元。

上述第1宗土地使用權於2018年5月14日辦理土地抵押權登記,為蘇州龍傑向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張家港分行簽訂的2018年沙洲(抵)字0091號《最高額抵押合同》,提供擔保責任的最高限額為人民幣1.46億元。

上述第2宗土地使用權於2016年4月26日辦理土地抵押權登記,為蘇州龍傑向江蘇張家港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簽訂的農商行高抵字[2016]第(29013)號《最高額抵押擔保合同》,提供擔保責任的最高限額為人民幣6410.78萬元。

上述第3宗土地使用權於2015年9月29日辦理土地抵押權登記,為蘇州龍傑向與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張家港分行簽訂的蘇張家港(蘇州龍傑)2015資產收益權001第02號《最高額抵押合同》,提供擔保責任的最高限額為人民幣7671.20萬元。

實控人前妻持股比例高

據每日經濟新聞報道,蘇州龍傑的控制權頗有故事。

蘇州龍傑2017年報送的招股說明書(申報稿)中,曾提到蘇州龍傑的控股股東為龍傑投資。龍傑投資股東中持股比例最高的自然人股東為楊小芹,有15.13%,而她在蘇州龍傑還有直接持股,比例為4.48%,直接與間接合計持股比例可達14.93%,為持股比例最高的自然人股東。

不過,當時披露的蘇州龍傑實際控制人卻是席文傑——也就是楊小芹的前夫。原因是,雖然個人間接持股和直接持股數的合計比例低於楊小芹,但他與龍傑投資股東中的11位簽署了一致行動協議,合計控制龍傑投資約41%的股權,因此可以控制龍傑投資,從而控制蘇州龍傑。

對於這一點,在今年8月10日證監會的反饋意見中,曾要求公司就這一情況補充披露,席文傑作為實控人的原因及合理性,並就股權結構說明其實際控制能力。另外,還要求披露席文傑與前妻楊小芹是否存在股權糾紛。

對此,在最新的招股說明書中,蘇州龍傑的實控人變為“席文傑及其女兒席靚”。此外,席文傑還和11名股東簽訂了《一致行動協議》,最終,席文傑、席靚合計控制了蘇州龍傑85.38%股份的表決權。

蘇州龍傑實控人變動,圖為第一份招股說明書中的情況(圖片來源:公司2017年報送的招股說明書)

蘇州龍傑實控人變動,圖為第二份招股說明書中的情況(圖片來源:公司2018年報送的招股說明書)

在最新的招股說明書中,合計持股數比例最高的單個自然人楊小芹,從持股數比例來看就已經不如目前實控人——席家父女,更不要說還有一致行動人。而在公司里有持股數這麼高的前妻股東,會不會對控制權產生影響呢?

蘇州龍傑在最新的招股說明書中提到:首先,楊小芹與席靚及公司其他股東之間不存在一致行動安排,對公司股東大會沒有控制力,且對蘇州龍傑控股股東張家港龍傑投資有限公司也沒有控制力;此外,楊小芹自蘇州龍傑成立至今從未擔任公司董事或高級管理人員,從未參與公司的重大決策。在公司的董事會層面和經營管理層面,楊小芹沒有控制力,對公司經營決策不施加任何影響,未將楊小芹認定為實際控制人或共同實際控制人具有合理性。

第一大客戶竟為老賴

據鳳凰網報道,寧波宏灣家紡制品有限公司是蘇州龍傑最大客戶,同時也是第二大應收票據客戶。今年上半年,龍傑股份共向寧波宏灣銷售了3475.53萬元的貨物,占公司總銷售額的4.3%。

寧波宏灣實際上包括三個公司,分別為寧波宏灣家紡制品有限公司、寧波北緯紡織品有限公司、寧波緯一長毛絨有限公司。

天眼查資料顯示,寧波北緯紡織品有限公司被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為失信公司,並分別判決支付執行款719.41萬元及利息,承擔執行費63370.55元、支付借款人民幣800萬元及利息、墊款本金美元277.28萬元及利息。此外,根據全國法院被執行人信息查詢,慈溪市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寧波北緯紡織品有限公司6800萬元資產。

北緯公司曾在2013年接受《紡織服裝周刊》采訪時談到了環保,宣稱斥資1600萬元引進新技術,實現污水零排放及廢水回用,實現了節能減排50%的目標。“我們的產能在擴大,但排污量卻絲毫不增,公司的中水回用項目即將上馬,上馬後75%的廢水可以進行中水回用……確保企業污水的零排放。”

然而,當年北緯公司的環保就亮了紅燈。據寧波市環保局公佈的2013年企業環境行為信用等級評價結果,在參加企業環境行為信用等級評價的606家企業中,39家評為環保不良企業(紅牌),北緯公司位列其中。

寧波宏灣公佈的年報顯示,2016年公司僅給1個員工繳納了社保,2017年也只有20個員工。作為龍傑股份的最大客戶,公開渠道也查詢不到寧波宏灣的任何生意糾紛。

據悉,寧波宏灣曾有一名潘姓行政人員,同時也是寧波北緯長毛絨公司的員工,北緯長毛絨公司董事長餘萬軍也曾在北緯紡織品擔任董事長,而北緯紡織品公司又是最高法公佈的老賴。

餘萬軍與龍傑股份董事長席文傑同為中國毛紡織行業協會會員,先後擔任第二、第三屆人造毛皮專業委員會常務副主任。

募投項目PTT領域優勢不明顯

據投資時報報道,PTT纖維在1998年由殼牌公司率先實現商業化,杜邦公司亦隨後制造出PTT纖維,並推出其纖維產品品牌SORONA。作為傳統石油基纖維的最佳替代品,PTT纖維同時也獲得中國政府大力扶持。但受制於技術發展,目前僅清華大學和華東理工大學的生產工藝實現了PTT纖維關鍵原材料的工業化生產。

中國化學纖維工業協會最新報告顯示,中國於20世紀90年代後期開展對PTT纖維及其核心原材料的研究,目前,PTT纖維合約市場規模達9萬噸,主要供應廠商包括蘇州龍傑、佳力高纖、中鱸科技(盛虹集團)、美景榮以及外資廠商曉星化纖、英威達等。

其中,蘇州龍傑的PTT纖維系列產品在2015和2016年分別實現6413.36萬元和8137.78萬元銷售收入,占總收入比分別為4.48%和6.79%。這一狀況自2017年出現些許變化。同年,其PTT纖維銷售完成1.76億元,占比升至11.74%,而2018年僅上半年即完成1.17億元,占比進一步升至14.81%。報告期內,PTT纖維毛利率分別為22.97%、23.58%、23.40%和25.42%,呈上升趨勢,且明顯較仿鹿皮纖維和仿皮革纖維為高。

從整個PTT纖維行業來看,蘇州龍傑2017年度銷量為7582.62噸,約占8%的市場份額。

蘇州龍傑募投項目介紹顯示,此次募集近5億元資金中,有3.97億元將用於“綠色復合纖維新材料生產項目”,該項目將新增5萬噸/年聚酯纖維長絲的產能,主要為PTT纖維及復合纖維等。

不過從其進入PTT纖維領域的時長以及技術儲備來看,蘇州龍傑並不具備明顯優勢。招股書顯示,該公司擁有63項專利、4項商標,但這些專利大多數與之前的重點產品系列相關,與PTT纖維系列相關的專利僅3項。

而PTT纖維作為新型聚酯纖維產業大力扶持的代表,已有不少企業開始加大投入力度,擴充生產線。2017年年初,與蘇州龍傑同位於張家港的美景榮化學工業有限公司就宣佈啟動“二十萬噸/年PTT聚合紡絲一體化”項目。該公司聲稱已攻克生物法1,3-丙二醇的關鍵技術,實現了上述關鍵原料的生物制造,並實現了工業化大規模生產。如果國內公司在核心原料上取得技術上突破,並拓展至PTT纖維產業,將對包括蘇州龍傑在內的相關企業帶來價格和產能規模上的某種壓力。

產品工藝存在被強制淘汰風險?

據環球網報道,蘇州龍傑的纖維產品銷售均價,遠遠超過了其他同行業上市公司。對此招股書作出的解釋是“不同生產工藝生產的產品存在差異”,也即蘇州龍傑所采用的切片紡工藝,能夠技術含量高、功能要求多、結構較為復雜的產品。

但是這種解釋恐怕難以立足。據化工行業人士指出,無論是熔體直紡還是切片紡,最終形成的產品在性能方面差異並不大,在此基礎上蘇州龍傑的終端產品售價較同行業其他更具規模優勢的公司還高出20%~40%,是缺乏行業合理性的。

更何況,蘇州龍傑所采取的“切片紡工藝”,還屬於高能耗的“落後技術”,未來被強制淘汰的風險極高。

蘇州龍傑公佈的同行業代表性公司之一為新鳳鳴,新鳳鳴在其招股書中披露:近年來“采用切片紡工藝的企業開工率與采用熔體直紡工藝的企業開工率出現分化”,且“切片紡工藝能耗較高、生產穩定性不及熔體直紡工藝,熔體直紡工藝逐步取代切片紡工藝”、“根據中國化學纖維工業協會的統計,2015年,采用熔體直紡工藝的滌綸長絲生產企業平均開工率為76.8%,采用切片紡工藝的滌綸長絲生產企業的平均開工率僅為34.1%。

從新鳳鳴披露的信息來看,蘇州龍傑所采取的“切片紡工藝”顯然不像該公司自己所宣稱的那樣優秀,令人質疑蘇州龍傑針對熔體直紡和自己所采用的切片紡工藝,存在虛假陳述。

另據新鳳鳴招股書披露,“新鳳鳴化纖原系新鳳鳴下屬的一家切片紡生產滌綸長絲的子公司,經營場所位於上述實施范圍內,為了響應政府改善城市環境、優化產業結構、加快經濟轉型升級的發展戰略,新鳳鳴化纖停止了原有的滌綸長絲業務”。在環保檢查日趨嚴格、高能耗行業被限制的環境下,采用切片紡工藝的蘇州龍傑,未來是否將面臨被強制淘汰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