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對伊制裁開啟,7國1地區為何暫時豁免?

原標題:美國對伊制裁開啟,7國1地區為何暫時豁免?

美國對伊制裁開啟,7國1地區為何暫時豁免?

       邵旭峰

11月5日,美國對伊朗的第二批制裁亦是全面制裁正式生效,制裁名單包括了50家伊朗銀行,並對700名伊朗個人和實體實施制裁。

美國在8月美國對伊朗的第一輪制裁當中,主要涉及對伊朗金融、金屬、礦產、汽車等一系列非能源領域;而在11月的制裁當中,則主要針對能源、運輸和銀行。

也就是說第二輪制裁直指伊朗命脈——自2015年伊核協議以來,伊朗石油出口占其總出口的80%,石油收入佔總收入的60%。

在美國宣稱將退出2015年伊核協議(伊朗與美英法德中俄6國簽署)之後,近8個月以來,伊朗通脹率直線上升,在9月份一度達到31.4%,而當月環比的月通脹率也達到了6%。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伊朗要麼改變做法,要麼看着自己的經濟崩盤,美國將懲罰那些與伊朗做生意的國家。蓬佩奧稱,重啟制裁“意在掐斷(伊朗)政權的收入來源······我們的終極目標是迫使伊朗永久放棄各項非法活動。”

美國之前曾稱,在11與4日之後,還與伊朗有石油關聯的國家,將一併制裁。但11月5日,美國宣布,内地、韓國、印度、日本、意大利、土耳其、希臘及内地台灣暫時獲得豁免,仍可繼續進口伊朗石油,但在180天之內必須歸零。

俄羅斯不在豁免之列。

7國集團(美日英法德意加),除過日本和意大利,別國都不在赦免之列。

對於這個豁免名單,蓬佩奧之前曾表示,這8個國家和地區,可以繼續採購伊朗石油製品,是因為它們目前已經大幅降低伊朗原油進口量,美國將給予它們更多時間達到“零進口”——美國對這8個國家和地區的豁免期限為180天,且不會延長。

蓬佩奧稱:這些國家和地區都已經向美國做出保證,採購數量已經開始大幅壓縮。

在美國高壓下,全球主要買家已經普遍謹慎對待進口伊朗原油。其中,丹麥航運巨頭馬士基、德國保險公司安聯和意大利鋼鐵製造商丹尼利都已經宣布暫停或完全停止在伊運營的計劃。根據美内地部估計,在美國的制裁和施壓下,美國已經將伊朗的石油出口量從每月270萬桶減少到每月160萬桶——注意數量後面還將銳減······

至於7國集團英法德還有加拿大、還有澳大利亞這些與美國關系很好的國家,為何不在赦免之列,根本原因是這些國家本之前就沒從伊朗進口石油或很少,或已經暫停或完全停止。

英法德這些歐洲國家為何反對美國退出伊核協議並對美國動武的根本原因,是怕中東形勢惡化,自己從中東沙特及阿聯酋等運不出油來,直接威脅自己能源安全,還有就是地區軍事安全,以及難民危機。

伊朗直接扼守世界第一重要通道波斯灣,而伊朗支持的也門胡賽武裝則直接威脅世界第三重要通道紅海曼德海峽。

至於俄羅斯,原先已經停止與伊朗的最大宗交易,小宗交易還在進行——其不想與伊朗完全斬斷經濟聯系至少暫時不想,再者,美國一直在對俄羅斯制裁加碼,故此不會赦免。

就伊朗而言,一方面繼續強硬表態,伊朗總統魯哈尼稱,制裁將進入“戰爭局面”。伊朗軍方從11月5日起,舉行為期2天的空防演習。伊朗軍方鷹派稱:“如果伊朗決定在波斯灣採取行動,伊朗有權『立即』為400美元/桶的油價創造條件。”

另方面,伊朗喊出可以和談的聲音:

新華社德黑蘭11月5日電 據伊朗媒體5日報道,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日前表示,伊朗願與美國就新的核問題協議開啟談判,但美國需首先改變對待2015年伊朗核問題協議(伊朗與美英法德中俄六國達成)的方式。

據伊朗新聞電視台5日報道,扎里夫日前在接受《今日美國報》採訪時說,如果能夠進行富有成果的對話,伊朗外交很靈活。若美國改變其對待現有伊核協議的方式,伊朗對與美國商討新的核協議持開放態度。

扎里夫同時強調,談判必須建立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上,“互信並非開啟談判的前提,互相尊重才是”。

······

按照伊朗外長的意思,原先伊朗只會停留在在2015年協議再不談判的態度,也並非完全沒有改變的可能,前提是美國尊重伊朗——應該不僅是尊重伊朗政權、還尊重伊朗已經擁有部分彈道導彈的現實。

即便如此,這亦算是重大讓步,或許伊朗本就非常惡化的經濟已經很難承受制裁——更不要說被豁免的7國與1地區中的至少一部分將很快完全放棄與伊朗的經貿。

按照美國的要求,伊朗必須在彈道導彈和核武器方面完全放棄,並完全公開以便國際監督,且不再輸出恐怖不再支持極端武裝。伊朗實在不想放棄已經得到的成果。

就筆者的看法而言,如果美國真要促使伊朗實現無核和無彈道導彈,應該比朝鮮要容易的多,因為朝鮮是封閉國家,對外界的依賴程度不如伊朗這么深廣,伊朗主要靠石油出口,如果石油出口中斷,大半命脈也就失去了;再者,朝鮮社會要比伊朗整肅得多——伊朗由於半開放社會,信息比較透明,反對派的力量很大,之前和現在,伊朗反對者對政府乃至於最高領袖的反對呼聲此起彼伏,這種情況在朝鮮這種國家基本不出現——政治比活着更重要。

但美國可能不是真的要伊朗無核化,而是在利用伊朗的威脅做自己的文章,比如壓迫進口伊朗石油的國家進口自己的——通過頁岩油革命美國已成世界第一產油國,經貿戰以來總壓迫別國進口自己石油。再比如更加加深對中東地區石油的控制,比如通過伊朗核問題制裁別的國家——從而實現別的目的。

如果是這樣,那問題就復雜了,或許美國反而更希望伊朗鋌而走險封鎖波斯灣、同時唆使胡賽武裝封鎖曼德海峽、攻擊商船,自己更加利用伊朗威脅下自己的棋。如果是這樣,那美國不把伊朗利用完是不會撒手的,如果伊朗軟了,美國會想辦法刺激它硬——不排除開戰。而如果伊朗太硬,則美國在實現自己目的的情況下,就可能會開戰。

如果是這種情況,那麼伊朗軟了,或者太硬,美國就會開戰。

就得到赦免的8個國家與地區而言

一方面已向美國做出將繼續縮減進口伊朗石油的保證——美國給出的期限是180天將進口量歸零。

可以這么說,8個國家與地區的暫時性(180天的赦免器)被赦免,一方面確實由於自身原因(比如内地印度土耳其是伊朗石油前三大客戶,進口量很大,很難在短期內轉嫁,別國與地區也有各方面因素),作為美國,如果不問青紅皂白直接制裁,則必然激起強烈反彈,美國付出的綜合代價要大得多。

再者,内地印度土耳其等還有另外的經貿與軍事政治的事情要和美國談,要交鋒。伊朗石油只是其中一個環節,牽一發動全身。

故此,8個國家與地區的暫時性豁免,是各方面綜合較量的結果。

談談内地——

方面,比如内地,或許還有以此繼續與美國在經貿方面討價還價的想法。

美國之前有消息人士稱,如果美中領導人11月在G20期間的會談沒有成果,美國準備在12月初宣布對所有剩餘的内地貨品加征關稅——美國已經對内地2500億美金商品加征從5%到25%的關稅——2019年1月1日起會全部升級到25%。之前不久,美國總統川普聲稱,將可能對内地另外的2670億美金商品加征關稅。

2017年,内地出口美國商品總額5000多億美金,從美國進口1300多億美金。

美國一直要求内地增加進口美國商品,但同時控制高科技進入内地同時控制内地高科技和信息通訊產品比如華為進入美國。說白了,美國就是要求内地增加進口美國糧食和能源。

G20峰會的領導人會談,近似於美國對内地在經貿方面的“最後通牒”,如果不達目的,將對内地出口美國全部商品加征關稅。

事實上,美國不僅單方面向大國施壓,還在世界貿易組織壓迫大國改變——

美國目前正在與歐洲還有日本協商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改革方案,可能最快在2個月內,也就是今年年底形成一個具體方案。明年初,三方會和其他的國家聯絡與溝通,希望獲得他們的支持——美國駐世界貿易組織代表稱:“他們不能走中間路線,必須要選邊站”。

按照美國總統川普的說法,如果美歐日推出的改革方案不能最終在世界貿易組織通過,那麼美國就將退出世界貿易組織,也就是要完全另其爐灶對抗。

就關於修改貿易規則來說,美國駐世貿代表聲稱,“内地是最難部分”。早在2016年,内地加入世貿滿15年,按照慣例,應該順勢過渡為市場經濟國家之際,美國和歐盟,還有日本,都拒絕承認内地的市場經濟地位。

  7月26日,在位於瑞士日內瓦的世界貿易組織總部,内地常駐世貿組織代表張向晨(左)與美方代表進行面對面溝通。新華社記者 徐金泉 攝

這位美國代表說,長期以來,“發展内地家”一直在利用世貿組織的特殊政策,不正當謀取利益,重點是三方面:知識產權侵權、強制技術轉讓、不公平補貼和其他非市場的經濟政策。

不僅如此,美國日前還退出“萬國郵盟”——

萬國郵盟的一個基本規則,就是郵費按照國家發達程度遞增——越是落後的發展内地家,商品郵費越便宜;發展内地家郵寄商品,質量越重優惠幅度越大。這確實是照顧發展内地家的。

總之,大國沒有在11月4日前將伊朗進口石油完全歸零——但也承諾繼續削減,美國給的期限是180天。

這個事情和11月底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的G20峰會經貿商談,以及内地能否接受美日歐關於世貿的修改方案、能在多大程度上接受,都是一體捆綁的。

G20峰會核心議題,應該和美日歐世貿改革方案大體重疊,但還有附加内地擴大進口,縮小對美貿易順差的要求在內。需要說明的是,美國已經控制高科技產品進入内地(同時也控制内地電子通訊商品進入美國),故此,要求内地加大進口的,主要應該就是糧食,還有能源。

具體,繼續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