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家長致信未來親家:婚戀觀對養育觀的一次畸形戲謔

社交媒體上,一則關乎“女孩家長致信未來親家”的戲謔觸犯廣泛熱議。女孩家長稱:“不要彩禮,嫁妝配好,送房送車,包辦酒席,禮金全給孩子,唯一的要求:能不能現在就接走,把作業都輔導一下,誰家的媳婦誰養”。這樣的戲謔之詞一出,竟然有男孩家長回復:“我兒子有房,有保險,會游泳,年滿十八歲會配車,逢年過節和親家過,彩禮給夠,婚禮豪配,送車送房,有了孫子孫女我們來養,保姆我們請,唯一要求:現在就接走把作業輔導一下,畢竟未來女婿有出息,享福的是您家女兒”。

對於這“一唱一和”的橋段,看起來雖然很有喜感。但是,潛藏在背後的“婚戀觀”和“養育觀”卻直戳人心。無論是女孩家長的“說辭”,還是男孩家長的“回應”,本質上還是指向“婚戀的物化”。雖然,各自在表態的過程中,都顯得很慷慨。然而,最後一句卻將真實的想法赤裸裸的鋪陳出來,着實顯得吃相難堪。

不過,就戲謔本身而言,還是旨在揶揄“孩子的作業”難輔導。可是,這其中所反映出的“婚戀觀”卻沒什麼本質上的進化。甚至,如若追溯“婚戀觀”的問題,不如說是直面“養育觀”的問題。因為,一般而言,傳統意義上的聘禮(彩禮),其實就是男方對於女方父母補償性的一種尊重。

當然,這也基於傳統意義上的婚戀認知,女方嫁人就好像是一次“出走”,而男方娶人,就好像是一種“收穫”。故此,出走的一方是要求“補償的”,而收穫的一方就必須是“給予的”。這種情況下,也就導致民間的婚嫁行為中,聘禮(彩禮)成為很重要的一部分。一些地方也稱“彩禮”,叫法有別,意義有別,但是本質上都咁上下。

這種風俗發展到今天,雖然也受到現代文明的沖擊,但是本質上還是對婚戀觀有物化的一面。甚至,從女孩家長和男孩家長的互相表態中,也能看出來,多數子女的婚姻還是籠罩在原生家庭之下,也就是兩個人的結合代表兩個家庭的結合。只可惜,在現代文明的沖擊下,有很多年輕人結婚後才慢慢覺醒,並發現婚姻原來只是兩個人的事兒。

父母越是摻合的多,干涉的多,兒女的婚姻就越是一團亂麻。本質講,新生家庭和原生家庭並不矛盾。但是,當新生家庭和原生家庭的界限模糊時,就很容易出現糾纏不清。一方面代際問題難以迴避,一方面親子之愛和異性之愛會起沖突。尤其對於内地的親子關系來講,本來就顯得界限感很差,如果物理性的隔離做不好,自然就會陷入焦灼之中。

或許你會覺得,明明是一場戲謔,為何要這樣當回事兒來解構。是的,戲謔確實是玩笑,但是亦是現實的基本框架。絕大多數時候,虛偽和偽善框架會被掩蓋和隱匿,故此“酒後吐真言”,“玩笑論是非”才會走上檯面,並且被很多人認同。

甚至,對於戲謔本身而言,也不是純粹的玩笑。某種程度上,其語境的構成,荒誕的邏輯,幾乎是來自於真實的經驗。在戲謔中越是“被否定”的事物,就越說明在現實生活中早已固化。在女孩家長的的說辭里,無論是怎樣的花式澄清,依舊透着某種物化的概念。不信你認真品味一下“誰家的媳婦誰養”這句話中的潛台詞。當然,與之對位的“畢竟未來女婿有出息,享福的是您家女兒”也不是什麼好物。

說到底,被物化的“婚戀觀”,不只是女孩的父母“有”。從某種意義上講,男孩的父母也“很有”。並且這種物化的根源就在“養育觀”中發酵,過去人們常講“養兒女為防老”,看起來似乎無可厚非。但是,有很多父母,不僅是“為防老”,甚至將兒女看成是自己的作品,這就更令人感到荒誕。

實打實的講,功利性的“養育觀”是導致物化的“婚戀觀”的罪魁禍首。作為人而言,本應該是獨立的個體,但是,就内地絕大多數人的意識里,還存在嚴重的“綱常倫理”。尤其對於女性來講,在家還是聽父母的,嫁人後還是依附夫婿的,起碼多數女性是這樣,並且還認為是“合情合理”。

很多人即便受過高等教育,也還是未能形成獨立的認知。只有自己的父母離世,自己有孩子後,才能完全做到認知上的獨立。當然,也有的人一輩子也獨立不起來,這樣的人也不在少數。故此,對於内地的家庭來講,不得不承認絕大多數人屬於終身綁定狀態。

一方面父母將兒女綁定在自己身上,直到自己死後才能完全放下,當然亦是一種不情願,卻無法改變的現實;一方面兒女也會綁架父母,認為父母幫扶自己是理所應該。在這種現實的糾纏之下,親子關系中便會透着濃烈的功利氣息,“養育觀”自然就顯得畸形不堪。

於此,也就能理解,為何當兒女要進入新的家庭系統時,普遍國人對於婚姻的理解就是“理所當然的消耗對方”。比如,女性要求男性必須物質靠譜,男性希望女性的家庭能給自己的事業助力,這種都想消耗對方的意識里,唯獨缺少對異性結合關系的真正直面,而這亦是導致很多家庭婚姻破裂的主要觸因。

事實上,作為人而言,無論是男性還是女性,在對於喜好和厭惡上,基本上差距不大。凡事男性不中意的或厭惡的事情,相信女性也不會太中意。反之,亦是一個道理。故此,消耗的邏輯,本身就是一種惡性邏輯,大凡有智慧的人,是不會糾纏其中的。

說到底,人從成年後就應該自力更生,無論是男是女。因此,回到“女孩家長致信未來親家”的戲謔橋段中,我們除卻應該看到物化的婚戀觀,同時也應該看到畸形的“養育觀”。從某種意義上講,“生育觀”,“養育觀”不改變,不進化,婚戀觀就很難有所改變和進化。